米子

人生第一篇发出来的文,嘿呀😜

十几个人围着一个人,就那一个还是个女的,怎么看这场仗的结果都没有悬念。可是奇怪的是这十几个人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一个个如临大敌,杀气四溢,却没有一个人肯前进。好像被围的不是她,而是他们。
这一边的气氛一时间诡异地可怕。
而另一边视线中心的那位却好像丝毫没有被这剑跋扈张的气氛所影响。她站在房檐下,整个人慵懒地靠在墙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些想取她性命的人,像在看一件有趣的物品。 突然,她抬起了手,手心里赫然是一把匕首。那十几个人瞬间眼神都变了,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牙关咬紧,准备冲上去结束这场快让他们崩溃的对峙。
玻璃好整以暇地用匕首敲下了垂在她面前的一根小冰柱,然后在对方准备冲过来的一瞬间闪电般把冰柱打了出去,然后就听见对方有人一声闷哼,倒地不起,身下的雪地被染红。
战斗一瞬间打响。 这十几个人好歹也是训练有素,只是愣了一瞬就反应过来冲了上去。
玻璃笑着打下了一排冰柱像刚才一样急射出去,有的人险险躲过去有的人就遭了殃,身上被划得鲜血淋漓,或者直接被击中要害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结果就是不长的一段距离,完好着过来的却寥寥无几。他们身后的雪地绽出大朵大朵血红的花,像盛开在奈何桥边的曼珠沙华。
最先到玻璃面前的那个伸手想攻击玻璃要害,玻璃不慌不忙,身体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躲过,手中攻击的速度不改。那人紧追不舍,招式咄咄逼人,玻璃却只是躲,不还手。她的身形相当诡异,那人与玻璃过了十几招都只能抓住玻璃残象,最多碰到玻璃衣角,死活伤不到她,按捺不住伸手要夺玻璃手中的匕首,玻璃想躲,但是那人后面的同伴已经到了跟前,几人的攻势凌厉,玻璃应付地不再那么自如,突然舍了匕首,借着对方的力一个扭腰凌空后翻将最后剩下的冰柱中最大的那个拔了下来握在手里,稳稳落地的同时气场全开,将不远处的几人逼得前冲之势生生刹住。
玻璃端详着手里的物事,在手心里转了一下,突然将尖端指向他们,有晶莹的液体顺着玻璃指缝滴落下来,落在雪地里,转瞬消逝。 玻璃笑了:
“各位不妨猜猜看,在这东西融尽之前,我能不能把你们都杀光。”